原本无痕

时间:2009-05-20 点击:1614 发布:admin

原本无痕

文|屠玉婷

时至夏日,天气燥热,怕是只有静悄悄的图书馆才能带给我身心二重的舒适了吧。

在一个书架上看到了亦舒的《人淡如菊》,其实我很不明白取这名字的缘由。人淡如菊,用来形容书中男主角自然不像,但若形容女主角又未免显得有些牵强。大概是故事中的女孩在历经一些难忘的事之后渴望过一种淡然如菊的生活吧。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书里写的,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情节。女孩乔在英国留学,爱上了有家室的教授比尔纳梵,教授是成熟的,儒雅的,是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女孩结业回家了,却又带上想念重返他所在的国度。等两人终于在一起时,冰冷的现实逼迫他们分开了。故事的尾声,女孩回到国内,结婚了,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的确不喜欢这样的现实,可我喜欢里面的爱情。那是好的,纯真的,傻气的,小女子的爱。看前半部乔对纳梵的暗恋,一直一直微笑,当时我就想,这样的爱,无疾而终便是最美,若有结局,多半不如人意。所以之后看到乔向纳梵表白,我心惊肉跳。而当纳梵认真地对乔说“我爱你”时,我知道童话爱情已经结局,剩下的,只是看亦舒一支笔怎样把这份感情杀死而已。纵使杀的过程也有荡气回肠情节,到底意难平。

书的末尾有写到:忽然有一天在阳光下,我在花园散步,我不后悔与比尔纳梵在一起的两年了。那是一次恋爱,真的恋爱。而现在,我是幸福的,我似乎应该是一个毫无怨言的人。

那是长大了的乔回头看当年的她。爱情是一生只发生一次的瘟疫。遇到过了,似乎就该满足。可有时候不理智的我们往往还愿意欺骗着自己说:一切都没有结束,一切还在继续。

我想我也会有那么忽然的一天,回头看过年少的自己。毫无怨言。

曾经有人说过,亦舒的作品,一切都是淡淡的,却是最现实最伤的。没有时代的压抑感,却是最能透着现实的无奈。这话的确很好。

《人淡如菊》里就有一句话我为它静了很久。

——为了感情不坚定,可以想的理由有多少?

于是我就认真的想,到底有多少理由呢。我连想的时候都觉得周遭一切静静的,淡淡的,我似乎可以感觉得到乔的寂寞在草丛里来来回回地奔跑。

哦,寂寞有多少种对白。

书的扉页:

感情这样东西,无法解释,也只好推给前世,明明没有道理可喻的感情,偏偏这么多都推给前世吧,就像亦舒在书里写的。

毕竟我们都只是一个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