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失败

时间:2011-11-03 点击:2756 发布:admin

导读:有时生活就像一场梦。我们为之倾注所有热情,友谊,工作,甚至爱情,却可能会瞬间崩溃。然而,这些失败很可能就是某种新契机的开始,就像等在下个路口向我们微笑的情人。那些接受了命运挑战的人们为你见证。

什么是失败?

有人问科学家:“你想发明一种新电池但总是失败,为什么还要继续试验?”科学家回答:“失败?没有啊?!我只是知道了5万种不能制造这种电池的方法。”

我们都想尽量远离失败,但失败却是人生最重要而丰富的经历。在从中受益之前,我们却先要穿越失望、羞耻、愤怒、负罪感等等组成的黑色森林。我们的自尊像破鞋子一样进了水,失恋的打击或者职场上的失败对我们而言,如同一场海难。

这是人生中最失望的时刻。要从迷失中找到振奋的力量,就要学会承担失败的责任,接受其中可贵的信息,从不幸中换取成功的能量。让我们学会重新看待失败的意味。

给过去的自己举行一个葬礼

失败后,我们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和罪犯的样子。“我什么都做不好”,“人们都在批评我”……总之一个结果:思前想后,消沉沮丧。如何看待失败?专攻个人和职业发展的心理治疗专家简·特纳(Jane Turner)说:“失败者应该给过去的自己办一个葬礼,以赋予自己全新的形象。最好把‘失败’这个词从脑海里赶出去。”

没有失败,只有信息的反馈

“没有失败,只有信息的反馈”,简·特纳提出:“重要的是我们从这段经历中总结出教训,从充满负罪感转向负起责任。”无须将过去推翻重来,而是分析那些美好的规划为什么没能实现—我的目标是不是太理想化了?我的方法是不是不合适?如何利用这次经历矫正偏差?……这些问答完全可以成为一张作战地图,合乎实际,也更切中要害。于是失败变成了一块跳板,可以将自己的对策向着更有效率的方向重新定位。失败面前并不是人人平等。“我们的自我认识越健康,越严密,越成熟,我们就越能迅速重整旗鼓,投入下一件事情。”精神分析学家玛丽-劳尔·可罗娜(Marie-Laure Colonna)说。

用不幸换取收益

“荣格认为,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不幸都是自我的阴暗面,但不为我们所知。意思是说,失败挫败了被意识到的那部分自我愿望,但揭示出性格中的另一面。”玛丽-劳尔·可罗娜认为:“还有很多时候,是失败打开了通向心灵的真正的渴望之路。”

这种渴望平常并没有被意识到,反而被希望得到认同的需要压制了。痛苦的经历让我们明白自身的状况。“失败通常是用不幸让人受益的。”

我的独立从失去他开始

王晴,28岁,曾任媒体编辑、主编,《明星那事儿》一书作者

我以前特别多思,什么都要求完美,希望都能自己掌控。现在我终于发现,越是完美主义,心门越窄,越无法把握现实。

我和男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出国的签证居然办下来了。开始我们没把签证当回事,而且能签的概率很小,所以根本没想过会分开。但办下来后他家人的压力就来了,他左右为难,最后还是抛下我,走了。失恋,加上身体不好,特别烦,无心工作。于是我出门旅游,结果却出了车祸,脊椎骨折。回京后,我在床上整整躺了3个月。情感、健康、事业……过去拥有的一切仿佛瞬间变得一无所有。一天,我站在13层的阳台上,感觉自己就像一粒尘土无依无靠。过去关注我的朋友现在也全都不能来陪我,我感到被他们遗忘了,实在承受不了那种彻骨的悲凉,犹疑着要不要跳下去……记不清站了多久,最后还是心底的一个声音把我拉了回来:“无论谁抛弃了你,都不要自己抛弃自己。”

《圣经》中有句话对我很触动,大意是,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神旨意的长存。我以前特别多思,什么都要求完美,希望都能自己掌控。现在我终于发现,越是完美主义,心门越窄,越无法把握现实。但如果把自己放心地交付给自然,凿壁偷光的时候,就会看到光明,然后顺着那道光亮,把自己引导出来。慢慢地,失恋之后的我变得平静了。我不但接纳了从前恋人的行为,也能在内心送出一分祝福。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过去那种希望彼此完全拥有、不离不弃的任性哪儿去了?真的是在这次重大的打击之后,我变得独立起来。现在,我已经开始重新写作。不但如此,而且作品频出,生活充实。如果不是经历了这种内心的锤炼,我可能还像从前那样,只在文字中体察人间百味。但是现在,生活的平静和充实是如此真切,因为这完全是我独立而真实的生命。

我的生命在崩溃中重生

朴树,32岁,创作型歌手。代表作《我去2000年》、《生如夏花》、《白桦林》

那种脆弱得近乎崩溃的气息就是我真实的青春印记,现在却成了我不可替代的音乐符号。感谢这些惨痛,这些失败。

我从小在北大的校园里长大,家庭优越,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备受肯定的好孩子。大学里我所学的专业是外语,但是我越来越不喜欢,觉得人生之路走错了。我的苦闷日益加重,变得懒散而低落。我开始逃学,旷课,成天拿把吉他在学校里乱晃。大二的时候,我干脆学会了喝酒,常常一个人坐在未名湖边的长椅上,望着湖水发呆。这样的结局,就是成绩直线下滑。后来,我退学了。

退学在家的日子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父母更是忧心忡忡。以他们的身份,我的表现与他们的期待相差太远。虽然我也写歌,但无人欣赏,又不敢向家人要钱,日子过得特别辛苦。天之骄子的我竟然落魄成了一个困顿的无业游民,我感到非常痛苦。

一个偶然,我看到了母亲插队时写的日记,里面谈到了她跟父亲的爱情,十分动人。我仿佛看到了燃烧在父母那一代人心中激情的火焰。他们对爱忠诚,对事业充满奉献,那种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瞬间击中了我。我的创作灵感像火山一样爆发,脑海里飘来了几句旋律,于是我连忙用笔把它记录下来。之后,我埋头创作,终于写出了《白桦林》。这首歌充分表达了我的苦闷和希望自由的心声。

歌曲创作完后,我感到一种超乎想象的释然。之后的结局似乎顺理成章。我认识了音乐人高晓松,签约“麦田音乐”,开始走上专业歌手的道路,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年》获得成功。

有人说,是我音乐中的忧郁气质吸引了大批的歌迷。其实,这种忧郁的气质并不是我故弄玄虚。那种脆弱得近乎崩溃的气息就是我真实的青春印记,现在却成了我不可替代的音乐符号。感谢这些惨痛,这些失败。

我终于懂得换一种心态,我完全可以大度一些

雯艳,36岁,某美资公司职员

现在我发现互利互惠并未使我付出更多,相反,却大大降低了对他人的敏感和苛求。我很高兴,我终于能对自己负全责了。

几年前,我在一家外企做事,如鱼得水。但一切都在一个新同事进来之后改变了。她的业务能力乏善可陈,但是公关技巧却可圈可点,尤其懂得如何博得男性客户的青睐,因此谈成了几笔不小的订单。用我老公的话说,她的眼神十分勾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把男人催眠。而我长于做事,却短于人际关系,她的长项正好是我的软肋。渐渐地,我发现她在公司的势力越来越大,而自己却日渐孤立。我特别不服气,对她的不屑逐渐成为和她公开的矛盾。为了证明我不屑与她那样的女人为伍,我赌气辞掉了那份薪水很高又前途光明的工作。

失去这份工作后,我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和丈夫的感情也出了问题。丈夫埋怨我不懂人情世故,我却觉得他助纣为虐不爱我。这成了导火索,两个人的关系越闹越僵,最后竟离了婚。此后,我在后来工作中总是因为人际关系不断碰壁。前夫的一句话至今很刺激我,他说:“你怎么就不能像她那样做一只蝴蝶,既吸尽了蜜,又占尽了便宜?”我开始寻找心理医生的帮助。这个不断思索和求助的过程痛苦而漫长——5年。

我反省到:事业上的不顺,主要是自己的不包容和情绪化造成的。情绪化让我总是会为了争一口气,做出非常冲动的行为;而不包容则让我不能跟与自己不同的人共事。我想,当时如果换一种心态,我完全可以大度一些,跟别人达成某种合作。我要感谢这段经历,感谢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在这样的反省后,我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工作中,我尽量与别人互利互惠,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收获与别人分享。我发现这并未使我付出更多,相反,却大大降低了对他人的敏感和苛求。我很高兴,我终于能对自己负全责了。

为了让爱情开花结果,我一改过去的被动

子琪,38岁,某珠宝行老板

我发觉自己像一只疲惫的水鸟,连停靠的礁石都没有。现在,这分来之不易的爱让我又鼓起生活的勇气。

前夫的性格专制,婚后的我逐渐发觉自己像一只疲惫的水鸟,连停靠的礁石都没有。8年后,我提出了离婚。当时儿子才4岁,由我独自抚养。于是,曾经在父母激烈的反对声下争取而来的婚姻,让我投入了无限期待与爱的婚姻,就这样崩溃了。

我对男人心灰意懒。于是我把主要精力用在工作上,从普通职员做起,做到了外企管理层,再到后来开自己的公司。但在感情上,我对男人依旧心存疑虑。后来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性情温和,对我也很平等,跟前夫的霸道形成鲜明对比。这分来之不易的爱让我又鼓起生活的勇气。过去在感情上我是个特不主动的人。也许是失败的婚姻中不被理解的滋味太过苦涩,所以为了能让这段爱情开花结果,我一改过去的被动附和,变得主动而用心。起初,他非常不习惯,但渐渐地,他也被我“改变”了。我常常先提出一个沟通的话题,引导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再提出自己的见解。后来,这种关于某个论题的沟通成了我们之间的“游戏”,他越来越喜欢跟我交流,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

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为了避免过去婚姻中的刻板,我还会偶尔制造浪漫,比如出门前的吻别。失败的婚姻并非一无是处,它让我成为婚姻中更加智慧的女人。

对策:从失败的惊慌失措中平静下来

第一步:接受现实,承担责任

成功不是给所有付出者准备的蛋糕,现实往往就是这样出乎我们的意料。失败来临时最重要的是如何看待其中的信息,但这个过程往往要超越巨大的情绪障碍。暂不要进行外部归因,让自己承担责任,这才是下一步积极对策的开始。

第二步:区分失败类型

方向错误。

比如自己工作足够努力,不但达不到预期,反而离目标越来越远。这时你就该停止自责的痛苦,转而思索另一个问题:是否自己“误入歧途”?借助职业兴趣量表和专家的帮助,可以提高自我觉察,调整方向,重新定位。

方法失误。

确认自己的确是在做一件喜欢而适合的事,如果仍然没有达到效果,就要检查一下方法。老办法常常有一种惯性,它带给我们能掌控局面的假象,但却会在关键时候阻碍成功。此时,最好的做法是不故步自封,向他人学习。

第三步:做一个决定

无止境地沉浸在失意的痛苦中,只会让失意放大。也许一个新的目标更适合你恢复生气。做一个决定,哪怕一个很小的愿望,都会为你带来更多的正面暗示。不断加深对新定位、新方法的心理感知,并循序渐进而成一个新的行动计划。

第四步:让自己在行动中胜任愉快

成就感的获得不一定就是愿望的实现,也可以是行动中不断获得的愉悦体验。所以,关注目标的得失成败,不如提高自己感知愉快的能力,这是我们为下一次危机来临提早而做的最重要的准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